樱桃app直播观看高清频道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古韵顿了顿,想到男人与唐薇薇之间的“私事”,颇为诚恳询问:

“薇薇,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?”

她与唐薇薇相识多年,从来不知道唐薇薇还认为一位那样的男士。

而且,严诺居然对此也并不知情,此事就显得有些复杂。

唐薇薇明白古韵的担忧,她解释说:

“暂时还没有,有需要我会告诉的。”

古韵对她来说犹如妹妹般的存在,若有需要她不会吝啬。

古韵见唐薇薇面色平常,也便不再怀疑什么。

随着古韵的离去,唐薇薇将房间锁住。

有些事,她只想一个人面对。

一封长长的信被她拿在手中,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,空气也有些沉静。

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

信纸之上,丹尼尔的笔迹强劲有力,封笔犀利,透过文字,唐薇薇仿佛看到了丹尼尔站在她面前。

薇薇,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了挪威,离开了严家。

我去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,了却余生。

原谅我没有承认的身份,因为对于我来说,所知道的一切并不是真相。

在许多年前,我曾一意孤行回到祖国。在哪里,我经历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,也经历了人生为灰暗的时刻。那些往事,对我来说是记忆,更是沉重的负担。

如果可以,我宁愿一辈子都不去回想。

自始至终,我都知道的存在。甚至生命的轨迹,我也全程参与。

命运神奇多彩,当来到挪威,来到我的身边,我很高兴,心情也很复杂。

的失忆对来说是痛苦的抉择,可对我来说,或许是一次机会。

我曾想过要带走,可当我发现严诺对有了感情,更加的儿子视如己出之后,我便放弃了想法。

原谅我的私心,在严家,我很需要一个依靠。

当与严诺结婚,我再承认的身份,在我看来是最好的结局。

可当一切即将尘埃落定,命运又给我开起了玩笑。

似重复了我的曾经,不过比我运气要好太多,坚守了自己的底线,也得到了命运的眷顾。

我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将与顾川拆散,甚至让重回严诺身边。

可是,我没有这样做。

我宁愿用这样的结果来结束这场摧残。

可这不是结束……

和唐悠来找我的时候,我感到震惊。因为们的出其不意,而打乱了我的计划。

原本,我想争夺严家家主之位,可当唐悠出现,我知道一直折磨我的噩梦永远不曾消散。

我累了,放弃了一切,回到了起点。

我知道,一定非常怨恨我没有承认的身份。那么现在我来告诉事实的真相。

是我的女儿的不假,可却不是我和白娇的女儿。

我和白娇的女儿早在刚出世的时候,便因为发烧而撒手人寰。

至于的母亲……

便是我噩梦的源泉,唐悠。

书信纸上,丹尼尔还说了许多许多。

他与唐悠的相识,他们不小心创造的结晶,还有他偷走孩子的回忆……

唐薇薇这才知道,原来她是不被期待的孩子,原来,她离母亲如此之近。

她是唐悠的女儿!

对于丹尼尔来说,这是噩梦,这是宁愿毁掉的记忆。

他此生最爱便是白娇,无端与唐悠有了孩子,他如何能够忍受?

最最可悲的是,他所期待的孩子没有活下来,而最不被他所承认的孩子,却活得好好的。

唐薇薇能够理解丹尼尔对她的否认,却无法认同他的作为。

这个男人,他抛弃作为丈夫、作为父亲的担当。他根本就不配成为她的父亲!

不知不觉,唐薇薇已经泪流满面。

难怪她对唐悠总有一种莫名的信赖感,而唐悠对她也难得没有计较许多。

她不是丹尼尔与白娇的女儿,她与白家没有任何关心,自然也与严诺没有婚姻。

她是丹尼尔与唐悠的女儿,她们都姓“唐”,她们渊源很深。

唐薇薇忽然意识到,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唐悠了。

此时此刻,她很想听听唐悠的身影。

当电话接通,唐悠的声音传来,唐薇薇泪如雨下。

因为她明白,此时与她通话的是妈妈。

“喂?哪位?”

唐悠的声音有些不耐烦,她向来少接陌生来电,刚才本想挂断,可却不小心按下了接通。

既然接通,唐悠也便给对方一个接回。可对方那边并没有声音,这令唐悠不觉有些恼怒。

唐薇薇的手机还在江城那里,严诺怕她多有不便,便给她了一支新手机。

“唐,唐姨。”唐薇薇声音颤抖道。

她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够忍住内心悸动,平静与唐悠谈话。

唐悠本想直接挂断,可听到唐薇薇的声音,动作一顿。

“薇薇,换电话号码了?”唐悠又看了眼来电显示,确定这不是唐薇薇的号码。

还不等唐薇薇回答,她又语气急切道:

“对了,听说去找顾川了。们那边的情况怎样,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?”

唐悠正色起来,她知道唐薇薇不会无缘无故给她打电话。

顾家的情况她也了解一些,可无奈有政治,她也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顾家自己运作。

不过,如果是唐薇薇有什么事,她倒是可以考虑看看。

可是,电话那边却一直沉默不语。

“薇薇,怎么不说话了?”

唐悠不禁有些焦急。

唐薇薇应泣不成声,当知道唐悠的身份之后,她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。

唐姨,唐姨……

到最后居然成了她的母亲。

唐薇薇深呼一口气,稳定情绪,才道:

“这边情况不明,但应该不需要的帮忙。”

顾川的事,他自己能够应对。唐悠再离开,终究也离不开商界。

江家与言家的斗争,何必要牵扯无辜的人。

听到此话,唐悠也不觉松了口气。她叹息一声,与唐薇薇说了实话。

“不需要就好……说实话,我现在也是焦头烂额。不知道是哪个混蛋,联合供货商将供货价格一抬再抬,我的餐厅快经营不下去了,还想着顾氏喘口气,帮我出出气呢。”

她现在已经快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唱片公司不景气,连她的餐厅也面临危机。

所有的事一股脑涌来,唐悠恨不得自己是个陀螺,旋转起来拼搏。